快捷搜索:  湛江  聊城  淮安  阜阳  普陀  杭州  灯谜  舟山

离婚后你是否过得不好?

一开始,梅莉是奔着和张云松白头到老的。

二十八九的年纪,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也算个不大不小的剩女,父母就这么一个独女,担心自己走后这个宝贝女儿没人照顾,很是上心,公园里的相亲角瞒着她没少去,征婚平台也注册了不少,能入法眼者寥寥。梅莉自己倒不是很着急,源于内心的一股自信。毕竟,一米六五的身高,匀称的体型,姣好的面容,加上稳定的收入,让她在婚恋市场上一度很吃香。

也不是没有过风花雪月,但是到现在,除了留下一段令人唏嘘的回忆,再也没人提起过往半分。

张云松是梅莉父亲的同事的远房侄子,刚刚从美国回来,据说在华尔街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回国创业,他的条件在梅莉的追求者名单中不算最好,但是碍于老父亲的面子,梅莉不得不去应付一下。

意外地没有抗拒,不说一见钟情,至少不讨厌,言语中都很得体,相谈甚欢,告别时张云松要了她的微信,并且直截了当地表示希望进一步了解。

梅莉未觉得唐突,她想,可能国外回来的人都是这么直接吧,那样也好。

第二次见面就更加熟稔,相见恨晚。

数月之后结婚,令一众亲友大跌眼镜,却也感叹俩人天造地设的般配。

张云松的家境比梅莉家略逊一筹,虽然家里可以供他出国留学,但大部分是靠的公费和他在美国勤工俭学的坚持扛了下来。

数年下来,虽然学业有成,物质上其实不算充裕。父母愧于大儿子没有享受到出国的配置,家里的一套房子给了老大,作为老二的张云松归国之后可算白手起家。

唯一的本钱是短暂的工作期间的积蓄。

办完婚礼,盘点了一下家里的财务,张云松深感有愧于梅莉,揽着她说:以后一定给你拼个更好的未来。

梅莉对此是不介意的微笑,她自己有工作,并不指望结婚脱贫致富,相扶相助才是理想的婚姻。

经过俩人的有效沟通,家里缩减了婚前的很多不合理开支,一心一意为生儿育女积攒风险基金。

张云松的事业尚在初创阶段,早出晚归是常态,梅莉很多时候回家做好饭等他一直等到半夜,等了几回之后张云松劝她不必再等,留灯即可,梅莉应允。

经过两年的努力,张云松的公司初具规模,业务渐入佳境,梅莉也实现了工作更上一个台阶。

俩人开始商量要个宝宝。

无奈梅莉的体质较弱,怀了好久没怀上,张云松安慰她:我们还年轻,慢慢来。

于是梅莉办了张健身卡,打算先把身体调理好再考虑宝宝的事情。

事实就是这么凑巧,她在去健身房的路上接到表姐的电话,她说她看到了张云松,和一个姑娘,那姑娘看起来二十多岁,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右手挽着张云松进了一家酒店。

梅莉一下子炸了,她问表姐是否看清了?

表姐说,你们结婚时我见过他呀,怎么会不认得,当时大家都说你嫁得好,印象深刻。

这话说得梅莉心里难过。她和表姐从小关系好,这会儿感激她对自己的一片好意。

收到张云松和那个女孩的照片,她才真正崩溃了,眼泪哗啦啦就掉下来。之前还心存侥幸,觉得表姐是否看错了,此刻证据确凿,容不得她不相信。

这才多久啊?新婚的甜蜜早已是昨日黄花,作为一个小老板,张云松已经开始在外面莺莺燕燕了。

她稳定了一下心绪,开始思忖接下来的策略,她自问能不能忍?不能,那就只能离婚,如何离,如何给自己争取最大利益,这需要战术,绝对不能输得太惨。

接着一个月,她按兵不动,查到了张云松公司所有的财政情况,同时巧妙地转移了家里的部分财产,等到张云松回来看到一张离婚协议书,直接懵了。

他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梅莉直接拿出了视频和照片,于是他像大部分出轨的男人一样,跪下来承认错误,声明自己一时鬼迷心窍,保证以后对梅莉忠心不二,梅莉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她温柔而坚定地打破了张云松想要保全婚姻的幻想,同时告诉张云松,如果不想事情太难看,就净身出户,留他一个体面。

张云松眼看着自己打拼的成果要因为一场偷欢竹篮打水一场空,马上换了一副嘴脸,他开始联络本市最好的律师,俩人开始轰轰烈烈的开战。

经过半年多的纠缠,这场婚姻总算告一段落,梅莉如愿拿到了她应得的财产,张云松损失惨重,因为这半年来无暇顾及公司,业务缩水一半,小情人见他这副破败之相,火速找了下家,气得张云松在办公室直跳脚。

梅莉恢复单身后,父母一反婚前对她的明里暗里的催促,反而安慰道:你还年轻,不愁找不到好的。

公司的同事见她这短短几年间经历了闪婚又离婚,加上平时对她的高调穿衣打扮做派不予苟同,议论纷纷,好在梅莉内心强大,不以为意。

她开始学习插花,摄影,读书,写字,一个人跑遍大好河山旅游,健身卡到期又续了一次卡,体重完美地保持,同时整个人气色好了不少,走在路上依旧满满的回头率。

只是偶尔,会有那么一瞬间,当不那么忙的时候,不经意划过内心的思绪,如果当初没有这么早结婚离婚,会不会是另一番光景?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过好当下,才是正道。

再次得到张云松的消息是在一年之后,他主动给她发了微信,告诉她自己要结婚了,发来的婚纱照上女孩明丽照人,不是当初闹得要死要活的那个女孩。张云松得知梅莉还是单身,说了句:有合适的就结婚吧,别太挑了。

梅莉想,真的是我太挑了吗?你自己什么德行你自己知道。

张云松告诉她自己结婚无非就是想说,你看,你不要我,大把的人要我。

然而梅莉并不以为意,她甚至在想,以前到底看上他什么了,那么草率就结婚了?

但是没有如果,她只能往前走。

遇到胡楚鑫是在健身房,他也是那里的常客,保持一定频率在那里健身,身材不错,梅莉开始并未注意他,后来有次下大雨,她走到健身房门口才想起自己没带伞,呆呆地站着发呆,胡楚鑫适时地递上伞,说:你去哪儿?

梅莉回头,不认识这个人,她抱有戒心,胡楚鑫说,我的车就在这里,可以捎你一段。

梅莉笑了,我的车也在这里。

胡楚鑫说,好,我送你上车。

梅莉再次笑了,说声谢谢。

就这样认识了。

胡楚鑫是做财务的,从外表看不出来他的严谨务实,倒像是在酒吧里驻场的歌手,打扮时尚,为人开朗,拉着梅莉开始了一段疯狂的体验。

梅莉被他的热情感染,也变得开朗很多。

两个人像是久违的两颗星球,一碰撞就产生激烈的火花。

她已经不算很年轻,却也被自己的活力感动。

胡楚鑫是不错的恋人,她乐得逍遥,不想其他。

但没想到的是胡楚鑫自己并未这样想,交往一年之后,在她的生日之际,他捧出了钻戒,表示自己的诚意。

梅莉被吓到,继而是惊喜,掩面轻泣,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

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犹如她的第一次,所有人都说,她这次嫁得很好。

婚后不久,意外地接到张云松的短信,他居然是祝福的口吻,看样子过得不错。

梅莉也平静地接受,属于第一段婚姻的所有撕扯都已经真正成为过往,如果当初没有离婚,可能今时今日,两人还是仇人般的相处,幸好及早了断,也幸好都过得还不错,才有了和解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