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湛江  聊城  淮安  阜阳  普陀  杭州  灯谜  舟山

无狗血,不离婚,小Q的婚介故事

婚姻的本质是什么?

古人说:婚姻是缔结两姓之好!《礼记》中,就把结婚看作“万伦之始”,是“将合两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

换而言之,结婚其实是两家人的事。

现代社会中,对于婚姻的这个认识严重不足,以至于产生各种矛盾。诸如:上海婚介彩礼嫁妆房产之类的经济问题;属于千古难题的婆媳矛盾;长辈的养老问题;孩子的教养问题......

那么一旦离婚呢?可能是亲家秒变仇家,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狗血大戏。

一、结婚

小Q是我的好朋友。我俩差不多时候结婚,差不多时候怀孕,算一算预产期还是同一天。

当年我们在婚姻上都抱定宁缺勿滥的宗旨,寻寻觅觅中,都成了大龄晚婚人士。

然而她的境遇好过我太多。

婚房是婆家早就准备好的,市中心地段小区,全新装修。公公是公安局的小领导,婆婆退休在家操持家务,新郞在人民医院收费处,是聘用制。

这个结婚对象是找专业媒人做的媒。这个北京婚介媒人在小城很有点名气,手上有许多未婚男女的资料,牵线成功才收钱,比婚介靠谱。

小Q定下这个结婚对象,花了2000块,是男方出的。双方算是门当户对。

反观我,从结婚到买房,都是两个人胼手胝足、白手起家,欠下了巨债,光银行贷款就要还二十年。她妥妥地赢我在了起跑线上。

她婆家在第一中学对面有两间门面房,她调查了一番市场,结婚后把店面收回开了间文具店。这是结婚时就讲好的条件。

她从来没有开过店,一切都要自己摸索,从零开始。炎热的夏天,她一边装修店铺,一边去南京、无锡、常州等地的批发市场考察进货。本来就瘦的一个人,变成了黑瘦黑瘦。

等到她又一次进货时路过我家,晚上在我家住了一夜。我看她神色厌厌、食欲不振,就疑心她是不是怀孕了。

她回去后到医院一查,果真是的。我在电话里嘱咐她出去进货时要注意身体。

她在文具店倾注了全部心血,为了打开局面,给了对面中学的学生很多便利和照顾,常常要营业至晚上十一点。

怀孕八个月时,她仍然要每月去一趟南京进货。轻便一点的货物就自己随车带回来,大件一点的就托运到车站,她到家后再骑着三轮车去运回来。

我问她,为什么不叫老公帮忙?肚子这么大了,还要搬上抬下的,出了事怎么办?

她说,指望不上。常德婚介他下了班就去父母那边吃晚饭,吃过晚饭就电脑上打游戏,实在晚了就在那边睡了。

我只能摇头叹息。这完全还是个少爷做派。

他在小Q之前有过一个女朋友这我知道,因为家里的干预两人最终没有修成正果。他为此很是消沉了段时间,颇有种“除去巫山不是云”的架势。

可是这和小Q有什么关系?两人也并非是因为小Q插足才不成的,又何必这样冷落她?

人生中,这样的情况多了去了!爱的是一个人,与之结婚的又是另一个人。既然这样难以释怀,当初何不坚持到底?

人人都渴望幸福。可幸福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人要有过上幸福生活的能力,也要有让家人幸福的能力。

可是小Q不计较这些,也可能是她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计较,她有自己的事业要忙。

只有她娘家妈心疼她,每天上午来替她看店,就是为了让她能多睡一会儿;中午赶回去做饭,让她爸来给她送饭;放学后生意最忙的时候再赶过来帮忙。

谁家的孩子谁心疼。小Q的父母也是把她放在手心里疼的。

2、 生娃

我因为情况比较特殊,就提前说好了要去医院剖腹产的。

小Q知道了,就说要和我同一天去,这样两个孩子能同一天生日,最好能安排进同一间病房互相作伴。

我们在临近预产期的时候每天打电话,交流要做什么检查,要准备哪些东西。

到了预产期那天,我就拎着包裹去医院了。

我们两个没能分在同一个病房。办理了住院手术后,就一起被喊去做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家里人在医院托了关系,找了主任医师和麻醉师。

剖腹产的时辰是我预先就选好的。怀孕的时候,社区的妇女主任上门探访,跟我说了许多孕期知识和注意事项,还说既然是剖腹产,可以选一个好一点的时辰。

我把这些都跟小Q说了。

在等候进手术室的时候,小Q的婆婆出现了。她突然塞给了医生一个大红包,不知道说了两句什么,让小Q抢在我前面进了手术室。

当时我和我妈就都惊呆了,做手术还要插队?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婆婆。染成了亚麻色的波浪卷发,印花真丝衬衫,高跟鞋,把我们一众农村来土老冒的给秒成了渣渣。小Q要在她边上,旁人也只会说是姐妹俩。

手术完成后,到了下午,小Q的娘家妈过来了,来跟我们借卫生纸。其实我们准备的也不充分,这些都是我大姑姐来的时候买的。

我妈借出去之后,有点不高兴,就说:“她婆家那么有钱,塞了那么大的红包给医生,怎么几包卫生纸都买不起啊?”

其实她只是对小Q的婆婆有意见。这人无时无刻不在我们一众人面前显示优越感,根本不跟人打招呼,连个笑脸都欠奉。每次看到她,都是冷着脸,高昂她那颗官太太的头颅,高跟鞋把地板跺得“咚咚”响。

优越感这种东西,应该凭实力从骨子里散发出来,让旁人自惭形秽。而不是凭端着架子用眼角看人。

剖腹产手术当天是不能吃东西的,只能喝米汤。医生说要多翻翻身,肚子里排气了才能吃进食。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小Q的娘家妈眼睛红红的来我们病房了,她昨晚没忍住哭了。小Q没用镇痛泵,麻药过后,她疼得受不住,在病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晚都没睡。她妈看着心疼,眼泪不停地流。

镇痛泵要打麻药的时候用上,过后是不能补的。医生一般建议用,术后休息好了有利于刀口恢复。不然疼得受不了了只能打止痛针,那个也不便宜。

在手术前几天,小Q的婆婆就一直在她面前夸她亲戚家的儿媳妇,说人家勇敢的很,很能忍,都没用镇痛泵,省了四五百块钱的。

小Q多机灵的人,立刻就明白了她婆婆是想让她省下这笔钱。她没办法,就咬咬牙决定忍痛。

我说:你傻不傻呀?敢情疼的人不是她啊。这个钱你自己掏出来也比吃痛苦强啊!

小Q说:生孩子的钱都是我自己掏的,红包的钱也是我的。

我瞪大了眼睛十分不解:既然是自己的钱干嘛要她拍板才能花啊?

精明的人千算万算都不会想到,所算计的终究会在别的地方损失掉。

小Q因为太疼了,居然回奶了,她的宝宝今后只能喝奶粉。母乳的价值岂是奶粉可比的?这不是得不偿失么!

再说了,喝奶粉是笔庞大的开销。

我妈听着有些同情小Q,就拿了八个土鸡蛋去看她。

她娘家妈看见这个土鸡蛋,就拜托我妈去村子里帮她买上六十个,给小Q增加营养。

我妈为了这事专程回家了一趟,辛辛苦苦给她凑了六十个鸡蛋。拿过来的时候让小Q的婆婆给看见了,她立马说,这个她们不需要,她已经拜托乡下亲戚给买了。

我妈憋了一肚子气,又把鸡蛋给拎了回来。有这么坑人的么?

这件事后,我妈对她的厌恶达到了极点。幸好她俩不是亲家,不然分分钟要掐起来。

要不怎么说人和人之间的缘份是注定的呢?小Q的妈妈温柔可亲,所以才能这么包容她亲家母,吃点亏她也不以为意,一切以和为贵。

出院后,按照风俗,小Q带着宝宝在婆婆那边坐月子。

听人说汤里多放点香菇木耳奶水会好,小Q就各买了一包,让她婆婆炖汤的时候放点。虽然母乳回掉了,每天只有那么一点点的,但是做母亲的总希望宝宝可以多少喝上几口的。

她婆婆每次就放零星一点儿。

等她家在外面读大学的女儿回来,她煮了一大锅鸡汤,放了许多香菇木耳。吃饭的时候,她把汤锅放在女儿面前,说:你喜欢吃香菇木耳,今天炖了就多吃点。

小Q见此情景,肺都要气炸了。

自己的孩子是块宝,别人家的孩子是棵草啊!

距离产生美,距离太近了产生矛盾。

此类鸡毛蒜皮的事情多了,婆媳矛盾也越积越多。

出了月子,小Q又回到店里忙生意去了。

白天婆婆帮忙带孩子,娘家妈帮忙看店做生意。她晚上十一点多打烊后要去婆婆那儿把孩子带回家。

这个时候孩子都已经睡熟了,小Q就把她裹好,用布带子绑在自行车坐椅上骑车回家。夜凉如水,小Q天天带着宝宝在深夜的街头穿梭。孩子吹多了夜风,体质就不好,再加上喝的奶粉火气大,三天两头的就闹病。

这些难处,小Q都一一扛过来了。

只是生活平淡却不顺遂。

3、 离婚

小Q的店生意好了以后,她边上的店生意却受影响了。

她婆家的门面房是相邻的两间,小Q拿的是稍小的那间。大的那间租给别人开了书店,兼卖文具。

小Q的文具种类齐全,样式新颖,对那家的文具生意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那家人也不是个善茬,暗戳戳地就想使坏。

假使他们知道自己的阴暗心思差点害得别人家破人亡,不知道还会不会在背地里使坏。

等到小Q的婆婆去收房租的时候,书店老板就开始进馋言了。

她凑近小Q的婆婆,压低声音问:“你儿媳妇的店里生意那么好,赚的钱有没有给过你?”

“你这个儿媳妇可是个精明人,看店赚钱的事让自己妈来,带孩子这种苦差使就让婆婆做。呵呵,她倒是好算计。”

“咱们这么多年关系了,我只是看不下去才多两句嘴。你看你原来店面租出去每年还能收点租金,现在租金也没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何况小Q和她婆婆还是那种塑料婆媳关系。

她婆婆越想越觉得书店老板说的话没错,就提出来开店赚的钱要交给她,不然就重新找店面。

人就是这么奇怪,宁可随意轻信旁人的话,却不那么信任自己家的人。

小Q当然不肯,她每日里辛辛苦苦是为哪般?如果把钱都交给她婆婆,她和孩子的生活要怎么办?她老公每月的那点死工资只够他自己花的。家里的所有日用花销都是小Q来承担。

生意已经做出了口碑,也积攒了一批老顾客,如果突然换地方,生意肯定是要受影响的。

小Q就提出,要不她每年付租金,就按照市场行情来?

没想到她婆婆坚决不同意,要么交钱,所有的钱;要么搬地方。她就拿捏住了小Q不愿换地方的这个心理。

有些人仿佛生来就是给别人添堵的,他们的心理是:只要你不好过,我就放心了!

小Q的婆婆当时就这样,根本不给你机会和她讲道理。

小Q试图让她老公去劝说他妈,谁知他根本是个妈宝男,反过来劝说小Q搬地方。小Q简直郁闷欲死。

事情闹到后来,也不知道谁提出来离婚的。

轰轰烈烈的离婚大战由此开场。

一日,闹到后来,小Q的公公把警车开到了她的店铺门口,亲手把她的店给砸得一片狼籍、面目全非。

小Q和她娘家妈又气又急,只得打了110报警。

110的人来了,正要询问事情经过的时候,小Q穿着警服的公公出来了,他说:“店是我砸的,这是我家的店,我们是家庭纠纷。”

110的人还能说些什么呢?又没有人员伤亡,他也不好处理,就走了。

这个日子肯定是过不下去了,离就离吧!

财产也没什么好分割的,房子是婚前财产,也是公婆名下的。唯一棘手的是孩子的问题。

孩子还小,不过才一周岁多一点,小Q怎么也不忍心把她丢下。

这时婆家人也来争孩子了,说孩子是跟他们姓的,是他们家的人。再说他们家经济条件比较好,更适合孩子生活。

双方协商不拢就上法庭了。双方都出动了家里的关系,动用了能量,开始了抢孩子的大战。

小Q有个关系好的同学在法院做书记员,知道她的情况后也十分同情她。就到处收集资料期望能帮上她的忙。

小Q却突然又想通了,自家经济条件确实不如那边好,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三天两头要吃药的,也不适合带孩子。自己不开店了,也没有了收入来源,经济方面也不是很宽裕。

想清楚了后,她表示孩子的抚养权她不争了,就判给父亲好了。

谁知事情又发生了转变。

见她不争孩子了,她婆家马上也表示不要了,孩子还是跟着妈妈比较好。

这下子就有意思了,双方从争抢孩子变成了互相推让孩子。

孩子是件东西吗?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扔?可怜的小家伙才一丁点儿大,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候小Q的那个同学查到点儿有意思的东西。简直是狗血加三级。

小Q的小姑子,不是她公公的孩子。她老公也许是、也许不是她公公的孩子。

小Q的公公是个同性恋,而且是个娘娘腔(腐女们称之为受)。他为此还犯过一次错误。有一次派出所抓进来一伙小混混,小Q的公公就和其中一个看对眼了,就动用职权把他给放了。

所以才会落下把柄。

他和小Q的婆婆之间是名义夫妻,换句话说,小Q的婆婆其实是同妻。

她婆婆另外有一个情夫,是医院里的领导。所以她儿子才能进医院工作。

这个惊天大丑闻爆料出一来后,传得满城风雨。小Q的公公受不了打击,高血压发作,差点就死了。

这下子,两家彻底变仇人了,简直要闹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奈何,小Q的公公虽然有点权力,却还没到可以随意摆布他人的高度。再加上处于风暴中心的他被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还能干嘛?这件事后,能不能抬起头做人都成问题。

官司很快就判了,孩子判给了父亲抚养。

这家人一点好处都没捞到,辛辛苦苦掩盖了半辈子的秘密都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揭了开来,他们怎能不恨?

他们单方面剥夺了小Q的探视权,坚决不让她看孩子。

孩子的外婆实在想得狠了,就偷偷地跑到那家的小区门口去守株待兔看上一眼。

几年后,小Q的公公办理了内退,之后全家搬离了这座城市,去女儿读大学的城市重新开始生活。

婚姻合不合适,只有当事人知道。既然结了婚,成了一家人,就要好好生活。大不了采用主席大大的八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退我进。

即使真的过不下去了,好聚好散不行吗?

千万不要硬碰硬,互相伤害。更不要瞎折腾,说不定你搬起的石头最后砸的是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