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湛江  阜阳  鹤岗  普陀  聊城  淮安  杭州

催她去婚介所挂个名

    黄娟在保险公司已经干了五年,具体工作是推销各类险种。五年来,她马不停蹄无孔不入,嘴唇和脸皮都磨出了老趼,为公司网络了大批的投保人,也为自己挣得丰厚的回报。这样一位能干的女子,按说,早该名花有主了,却偏偏还是单身。

    当妈的看着和女儿一般大的女子已牵着孩子逛马路,心里就十分着急,催她去婚介所挂个名,婚介所拿出一本又大又厚的像册,让她挑选。她细细筛选一阵,最后敲定一个退伍军人。隔天,婚介所通知她过去和退伍军人见面。都是大龄青年了,也不怎么忸怩和拘束。看样子彼此给对方的印象还不错,两人彬彬有礼地交谈了一会儿,退伍军人提议到外面去走走,黄娟欣然应允。

    他们沿着中心大街款款而行,不知不觉来到河滨路,这条路风景很美,河两岸的柳树婀娜多姿蓬蓬勃勃,投下大片的树荫,树荫里摆放着茶椅茶桌,三三两两的人坐在那悠闲地品茗聊天,他们选定一个清静的地方坐下来,茶老板立刻端来瓜子泡上茶。

    不知退伍军人今天的兴致高,还是他天生就健谈,他从今天的好天气谈到西藏的恶劣气候,从西藏的风俗习惯谈到部队的趣闻轶事,从唐古拉山的巍峨险峻谈到川藏公路的翻车事故----这个话题似乎触到了黄娟的某根神经,她条件反射似的迅速接过话题,大谈买保险的好处和必要,以及国外保险业的兴盛、中国人保险意识的淡溥。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好象猫儿意外地发现一只老鼠,眼睛闪闪的发亮。

    “部队上有卖保险的吗?”

    “没有。”

    “这么说你还没买保险罗?”

    “没有。”

    “哦,太好了,我来给你推荐几种保险吧,养老保险……”

    “这是单位的事。”

    “分红保险是我们公司最新推出的险种,公司把70%的盈余分配给客户……”

    “唉,我没这个兴趣。”

    “那就买意外伤害保险吧,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天你好好的,说不定明天你就遇上车祸什么的……”

    “……”

    “假如你两只眼睛永久完全瞎了……”

    “这天气越来越热了。”

    “假如你四肢关节机能永久完全丧失……”

    “这鬼天气真他妈的让人受不了了。”

    “假如你中枢神经系统机能极度障碍……”

    “够了!对不起,黄娟小姐,假如我早知道你有这么多‘假如’,我就没必要来这儿浪费时间!”退伍军人起身大步走了。

    黄娟回到家里,当妈的赶忙凑过来,问她今天谈成了没有?黄娟没好气地说,没谈成,这是个老顽固。老顽固?当妈的一时闹不明白,什么老顽固?黄娟加重语气,一字一顿地说,就是保险意识淡溥,死活不买,懂了吧?当妈的却笑了,我是问你对象谈成了没有?黄娟怔了一下,突然醒悟过来,一拍大腿,哎呀!我怎么把他当成客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