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湛江  阜阳  聊城  鹤岗  淮安  普陀  杭州

最终,她选择了去婚介所征婚

一脚踹飞杨小光后,楚嫣然连看都不看的,直接就回屋去了。 若是别人,她虽然生气,但也害怕她这一脚会踢出事。 但杨小光皮糙肉厚,又有‘狂徒’自动回血,楚嫣然一点都不担心她下手重了。 的确,正如楚嫣然所想的那般,虽然杨小光被一脚踹飞,当时疼的直咧嘴,但没多久,他就满血复活了。 “这女人暴力程度堪比开心妹妹啊!” 杨小光也只是碎念着一句。 因为回过神后,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太容易令人误会了。 杨小光想到什么,嘴角猛抽了下。 “我莫非真的是聊天鬼才??” 少许后,杨小光重新回到了客厅。 楚嫣然已经带着两只萝莉在洗澡间洗澡了。 杨小光没什么事做,就在客厅看电视。 刚好电视上正在播放一档亲子节目,一般来说,男人很少看这种亲子类节目。 不过,可能因为他是单亲爸爸的缘故,杨小光倒是挺喜欢这类节目。 片刻后,楚嫣然领着两只萝莉从洗澡间出来了。 “你怎么还在我家呢?”楚嫣然没好气道。 “你又没让我走。” 楚嫣然:... 这时,楚诗琪跑了过去,拉着杨小光的手,道:“光叔叔,你今晚还跟我们睡好不好?” 楚嫣然瞬间崩溃。 “楚诗琪!”楚嫣然内心是崩溃的,她瞪了楚诗琪一眼,又道:“你不是要给光叔叔介绍对象的吗?如果让胡蝶阿姨知道你光叔叔睡在我们家,她会怎么想?”
“可是,你们俩不是正在扮演夫妻吗?就算感情不和,夫妻终归是睡在一起的,不是吗?” 楚嫣然:... 这时,杨小光摸了摸楚诗琪的头,轻笑道:“行了,别为难你妈妈了。我回去了,你们也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杨朵朵很听话,跟杨小光挥了挥手:“爸爸,再见。” “再见。” 杨小光随后就离开了。 两只萝莉也上楼睡觉去了,而楚嫣然则坐在客厅沙发上。 “亲子节目?那家伙竟然会看这种节目。” 楚嫣然一边吹着头发,一边看着电视。 看着看着,楚嫣然神情逐渐严肃起来。 “普遍来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性格更为敏感,也更容易自卑,甚至会演变成自闭。那么,单亲家庭该如何抚养小孩呢...” 耳边萦绕着这档育子节目嘉宾的声音,楚嫣然沉默着。
作为单亲妈妈,其实楚嫣然很能理解杨小光为杨朵朵找后妈的心情。 虽然有可能会遇到坏后妈,但也有可能会遇到好的后妈。 好的后妈能最大可能的弥补单亲孩子心理上的情感空洞,这对孩子的成长非常有益。 楚嫣然都懂,这其实也是她去婚介所征婚的原因之一。 但是,她也知道,杨小光或许真的有机会找到老婆,但她却没机会找到老公。 因为,那个人,那家人不会让自己嫁给别人的。 楚嫣然心情蓦然有些低落。 就在这时,楚嫣然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看来电提示。 是吴昊打来的电话。 楚嫣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按下接听键。 “吴昊,你有事吗?”楚嫣然开口道。 “呃,你怎么听起来不太高兴?”吴昊的声音响起。 “想到一些沉重的事情。”楚嫣然平淡道。 “他又逼你了吗?”吴昊声音听起来有些狰狞。
没等楚嫣然开口,吴昊深呼吸后,又道:“嫣然,我今晚去你那里,其实并不是为了简历的事。我其实是想告诉你一个事。” “嗯?” “你以后不用再怕他了。” “呃,什么意思?” “我现在是龙家家主龙清泉的义子。”吴昊的语气听起来颇为骄傲。 楚嫣然愣了愣:“那个龙家?” “是的。龙家的力量完全不逊于他的家族。以前我没能力保护你,只能苟且忍辱,但我现在已经有实力保护你了!”吴昊又道。 “呃...”楚嫣然沉默少许,然后轻叹了口气:“我现在只想找大妞,其他事情,我不想考虑太多。他们现在也不太管我的事,你不要去主动搞事,这就算在帮我了。” “不是,嫣然,你这话什么意思?”吴昊有点急了:“我之所以费劲脑汁进入龙家,就是想拥有实力后保护你。
” “谢谢你。”楚嫣然顿了顿,又道:“但我还是那句话,我现在只想找到大妞。我在西京过得挺好的,他们也没有逼我什么。请你不要去挑事。拜托了。” “你这是认命了?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那个人,他在报复你,报复你在跟他结婚前就失了身,他想就这样囚禁你,不让你结婚,消耗你的青春。”吴昊又道。 楚嫣然沉默片刻,然后才道:“我当然知道。不过,无所谓了,我这辈子对男人已经失去兴趣了,也没打算再婚。” 吴昊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道:“你的那个秘书...” “不要跟我提他。”楚嫣然一脸嫌弃。 想到杨小光让她趴在桌子上,还翘起屁股,楚嫣然就想再暴打杨小光一顿。 “那个死流氓!” 吴昊听出了楚嫣然语气里的恼怒,暗中松了口气。
他其实蛮紧张的。 要知道,他跟楚嫣然认识这么多年,何曾见过她跟男人走这么近? 虽然这里面有那个人的缘故,但楚嫣然本人对异性也是比较冷淡的。 所以,当知道楚嫣然有一个男秘书后,吴昊内心的震惊不亚于当年听说楚嫣然怀孕的事。 “行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时间很晚了,你也早点睡吧。”楚嫣然又道。 “嗯,你也早点睡。总而言之,你现在不用再害怕那个人,我会保护你的。” “不用,你知道我的性格,不想欠人人情。而且,你这样会激怒他的,反而可能让我过的更辛苦。好了,就这么说吧,我要睡了。” “好吧。” 楚嫣然没再说什么,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楚嫣然并没有去睡觉。 她显然心情有些凌乱,她的目光落到隔壁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