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湛江  聊城  阜阳  鹤岗  淮安  普陀  杭州

征婚的理由

谢燕说:“你误会了。老方,你没跟他说?”

“头儿,我嘴笨,怕说不明白!”老方忙清了清嗓子对老陈说,“亿闻网的费小帅同意让咱们使用亿闻网后台的一些并没开放给普通用户的搜索功能,只不过得偷偷地来,不能引起他们网管的怀疑。所以我们最好是以亿闻网注册用户的方式登录亿闻网,再利用他给咱们偷偷开的后门,去做我们想要做的事情。但新注册的用户是不成的,最好是非常活跃的老用户,而且一直在亿闻网的数据库里进行大量搜索的,比如使用征婚交友软件的老用户。征婚征了很多年都不成功的人很多,所以一直活跃也很正常。”

老方笑得有点猥琐。谢燕故意清了清嗓子,老方连忙收起笑容,继续说:“你手机上这个叫‘王刚’的用户,就是费小帅找他们内部的哥们儿帮忙设置的,故意把注册时间设置成三年前,还添加了很多以往的搜索记录。但姓费的说了,如果只是在网上搜索,从来不参加任何线下活动,对于征婚的用户又不够真实。线下活动也会被记录到线上的。所以,你总归得参加几次的。”

“还要几次?”老陈惊呼。老方笑道:“如果牵手成功了,那就不用第二次喽!”

老陈知道老方是胡说,也懒得再多问,冷笑一声说:“反正没什么正经手段的。偷鸡摸狗,威胁恐吓,无非是这些。”

“嘿嘿,调查嘛,光明正大的谁给你查?”老方笑着摸摸头,又诧异道,“我说,谁威胁恐吓了?”

老陈说:“姓费的本来躲之不及呢,这会儿就连后门都肯给开了?”

老方闻言,得意地晃了晃脑袋说:“哦,你说他啊!嘿嘿,他还真费了点儿事!可我并没有威胁他啊?”

老陈撇了撇嘴。老方知道他不信,不平地说:“我可没骗你!头儿!你替我做证,是不是没骗他?”

谢燕无奈,只好解释说:“姓费的儿子今年六岁,快要上小学了。老方正好有熟人,能让他儿子上理想的小学。”老方立刻得意地补充说:“在咱们这儿,光有工资可不够!门路更重要!儿子能上好小学,在丈母娘面前是很风光的!”

老陈恍然,原来如此!谁说只有用威胁才能控制一个人?用满足也许控制得更好。人人都有软肋,因为人人都有欲望,利益就像一张巨大的蛛网,人人都是粘在上面垂死挣扎的虫子。老陈正想着,车子停了,谢燕转过身来,扔过来一件西服外套说:“到了,把这个穿上!”

下车的只有老陈一人。按照谢燕事先嘱咐好的,他走进购物中心,乘扶梯到三层,寻觅了一阵,果然见到“亿闻遇见”的巨大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