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湛江  聊城  阜阳  鹤岗  普陀  淮安  杭州

乡下婚介媒婆的收费标准

        二十八岁的渔像被流放在外,年复一年的在出外谋生,天大地大的走过一座又一座城市,却悲伤的徒留孤单的背影。

        法定结婚年龄她已经超了好几年了。始终没遇到自己的缘份,她给别人提供了谈资,谁谁的闺女还没找好,这么大了,难找喽……一群长舌妇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她。坦白说她长的一言难尽,为此自卑到骨子里,低到尘埃里。她爸厚着脸皮托她四五个姑给她留意对象,姑姑们赶忙找着理由推脱,理由千奇百怪的。当然如果她能拿的出手,她们还不抢着来说,也不用她爸求爷爷告奶奶的找人帮忙。人家闺女一到成年就成了抢手货,几家人争抢着来做媒,唯独渔成了积压的库存无人问津。

        幸好还有个好心的姑直接就给她爸说,你家渔长的不行,谁能看上?除非找个二婚的或是死了老婆没有小孩的,即便这样的,条件好的也不会看上渔。她用了肯定的语气。她爸脸上挂不住,内心又愤又怨很不是滋味,也只能讪讪的尴笑,脸上发热发涨,心疼闺女但又无奈反驳。自家姐妹都不肯帮忙,她爸只好硬着头皮拿上两条好烟去了媒婆家。

        媒婆是以说媒为副业的,不像城里有个门面,挂个某某婚介的牌子。而乡下媒婆就是在成了以后收男方家三百到五百不等。女方家只收点礼物就可。她做这门生意多少年了,极少有女方家长上门来找她,只听说过谁家儿子找不到对象的,还没听说哪家闺女被剩下的。她爸不好意思的表达了他的意思,掏出那两条烟来。媒婆只问她爸,闺女的年龄,长相。她爸不太顺溜的说,高,高中毕业,一直在外面,就,就耽误了,答非所问。

        媒婆也没强调答案,只给她爸说有个合适的人,就是男方长的有点黑。这个长的有点黑的含义不言而喻,这和长的磕碜,不好看直接挂勾。她爸也在心里琢磨了这个黑的多重意思,但嘴上却说,行,行,先见见,看看有没有缘份。媒人自是高兴,在她的经验里,能成的绝对是最想不到的,外表般配的却并不一定能成,反倒是一个天仙一个歪瓜就看对了眼,这是她从事媒婆多年的经验之谈。

        她爸回来跟渔说了男方的条件,渔不想见。给她爸说,她要自己找。第二天一早她就买了南下的票,这一年她都28岁了!待续……